消费趋势 > 正文

Michael Kors欠债42亿美元,股价创90个月新低

2019-08-09 11:39:34来源:无时尚中文网

8月7日在公开市场表现显示,投资者在Capri Holdings的交易斗争激烈,一方面集团基石品牌Michael Kors 销售再度告急及较早收购的鞋履配件品牌Jimmy Choo 突然掉头,另一方面新收购的Versace 品牌表现超出预期,反映在具体业绩方面则是盈利和收入表现的大相径庭。

截止6月29日的2020财年一季度,Capri 净利润由1.86亿美元降至4,500万美元,每股收益相应由1.22美元降至0.30美元。

撇除新的会计准则下租赁减计9,700万美元, 经调整后纯利由上年同期的2.01亿美元或每股收益1.32美元降至1.45亿美元或每股收益0.95美元,好过Refinitiv 和FactSet 预期的0.90美元。

公司指,Versace 当季对EPS 的稀释要远低于预期。超预期的EPS 数据,以及关税上调情况下,集团首席执行官John Idol 在业绩声明中重申全年4.95美元的盈利预期,刺激Capri Holdings 股价盘前大涨约3%,不过在股指走弱情况下,该公司周三轻微低开。

在回应关税问题涉及多少中国制造时,John Idol 称,即使关税上调至25%,公司亦不会因应趋势涨价,同时不会影响EPS 预期,唯未透露各类产品的中国制造比例。

Michael Kors 自上年二季度来同店销售已经连续四个季度下跌,一季度最新跌幅为低个位数,收入跌幅4.8%,由10.30亿美元跌至9.81亿美元,固定汇率跌幅3.0%。

低迷的销售令Capri 继5月底公布四季度业绩后再一次下调全年营收预期,由60亿美元降至58亿美元,该公司最初预期为61亿美元。

Capri 称,报告期内,不利汇率以及批发渠道销售下滑对Michael Kors 造成负面影响。在奢侈品行业上一轮衰退潮低谷的2016年, Michael Kors 宣布削减百货和批发渠道网络,同店销售一度连续11个季度下跌,仅仅在2018财年一季度勉强录得0.2%增幅,随后又迎来连续4个季度的跌幅。

公司管理层在业绩会上表示,预计三季度Michael Kors 季度收入迎来最大降幅,但下半年同店销售可以企稳。该品牌扩张放缓至6间,截止一季度末,门店总数为853间。

期内亚太市场收入由1.38亿美元轻微降至1.37亿美元,现在在Louis Vuttion 路易威登、Gucci 古驰、Hermès 爱马仕和Burberry 博伯利等品牌的强势市场,Michael Kors 继续失去市场份额,其表现与月初公布中期业绩的Prada 普拉达集团相若。

在EMEA和美洲市场,Michael Kors 表现更加疲弱,收入分别由2.00亿美元降至1.89亿美元和由6.92亿美元降至6.55亿美元。John Idol 在业绩会上称,首季Michael Kors 亚洲市场同店销售仍录得增长,但美洲市场表现负面,撇除手表业务,当季同店销表现正面。

他表示,期内中国游客在欧洲的消费以及在北美的代购行为转弱,但中国市场一季度表现正面,并承认,与多数同行相比,北美市场通过代购面向中国消费者销售的比例更高。

收入不利的情况下,该轻奢巨头首季营业利润由2.30亿美元降至2.01亿美元,跌幅12.6%,营业利润率重挫180个基点至20.5%。鞋履品牌Jimmy Choo 周仰杰在上年四季度录得28.7%的强劲增幅后,一季度收入大跌8.7%至1.58亿美元,固定汇率跌幅5.8%。

尽管零售业务有双位数增幅,同店销售持平,但是弱势英镑及批发业务影响整体表现。Jimmy Choo 首季营业利润暴跌五成,由2,200万美元降至1,100万美元,营业利润率更是大幅下跌570个基点至7.0%的水平,经调整后跌幅高达750个基点。

John Idol 在业绩会上解释称,Jimmy Choo 的下滑主要因运动鞋产品缺货,该类别目前已经占品牌20%销售,但仍显著低于竞争对手,并预计最快本季度恢复增长,并重新回到双位数的增长轨迹。

截止6月底,Jimmy Choo 门店数净增24间至215间。尽管在Gianni Versace SpA 范思哲新增2.07亿美元的情况下,Jimmy Choo 和Michael Kors 影响Capri 一季度收入增幅仅仅录得11.9%,由12.03亿美元增至13.46亿美元,差于市场预期的13.7亿美元,同样不及公司自身的13.6亿美元预期,固定汇率增幅13.8%。

Versace 当季同店销售有双位数增幅,门店净增8间至196间。不过该品牌一季度仍录得300万美元的营业亏损,营业利润率-1.4%,经调整后情况相反,营业利润300万美元,营业利润率1.4%。

在业绩会上,集团首席财务官Thomas Edwards 表示,公司的首要任务仍然是还债,预计今年将偿还5亿美元债务。债务问题亦是市场密切关注的问题。截止6月底,Capri 总债务高达60.99亿美元,将上年末42.14亿美元扩大了44.7%,较公司约48亿美元市值仍高27%。

其债务组合包括17.81亿美元的当期债务(应付账款3.55亿美元、工资预提及相关9,600万美元、税项预提3,600万美元、当期运营租赁负债4.08亿美元及5.14亿美元短期债务)、17.54亿美元长期运营租赁负债和19.17亿美元长期债务。

总债务中,长期运营租赁负债为新增项,撇除该债务,总债务与上年底基本持平。 不过,Thomas Edwards 在业绩会上以回购计划坚称公司的良好流动性,其中新会计准则下新增了约17亿租赁负债,在资产负债表上的债务为24亿美元,而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有1.4亿美元。

尽管该公司批准了新的5亿美元回购计划,但是自2011年12月上市近8年以来,从未派发任何股息,所有融资及运营资金都用在在不断的扩张,以及近期的单品牌向奢侈品集团转型上,而曾经的大股东曹其峰早已经在股价高位巨额套现离场,集团同名创始人及长期首席执行官John Idol 8年来亦不断套现,唯近期有一些重新买入。

债务问题,叠加贸易摩擦,8月5日, Capri 股价创下Michael Kors 上市后2012年2月来新低,最低仅报31.08美元,较2014年2月创下的101.04美元历史纪录跌去七成。

Bernstein 分析师Jamie Merriman 周三表示,EPS预期维持,预计可以让Capri 股价短期企稳不再继续下跌,但同时称,Michael Kors 的持续恶化仍是公司潜在问题。

Jefferies 分析师Randal Konik 认为Capri 股价目前正在寻底,但表示投资者对该公司持续高昂的支出不满,尽管其P/E在利润率高、现金流强劲的奢侈品行业显得便宜,并预计2021财年的投资将会减弱。

Jane Hali & Associates 分析师Jane Hali 称,数据显示,北美消费者对Capri 核心品牌Michael Kors 的高端产品需求正在减弱。No Agency 分析师唐小唐表示,Michael Kors 以往财报日的暴涨暴跌正在被其他因素稀释,与Coach 的竞争上升到集团层面进行观察,仍胜负未分。

一季度,Capri 毛利率基本持平为62.4%。由于新品牌Versace 的加入,运营成本由5.36亿美元增至7.70亿美元,其中Versace 费用增加1.42亿美元,但部分被Michael Kors 费用下降抵消,运营费率按年大增500个基点至48.3%。

经调整后营业利润率相应则录得暴跌,由2019年同期的19.4%跌至14.1%,实际呈报营业利润率低至4.8%,2019年同期17.9%。

截止报告期末,Capri 库存上涨45.8%至10.16亿美元,主要反映在新增的Versace 业务相应库存2.02亿美元,Jimmy Choo 和Michael Kors 库存分别有9%和19%的增加。

对于当前二季度,Capri 预期收入14.5亿美元,EPS1.21-1.26美元,反映Versace 的2.20亿美元收入预期和中个位数同店销售增长、Jimmy Choo 的1.25亿美元收入和持平的同店销售以及Michael Kors 的11亿美元收入和持平的同店销售,而除Versace 录得正面营业利润率外,Michael Kors 和Jimmy Choo 二季度营业利润率预期都将录得下滑。

(来源:无时尚中文网 何伟)

相关阅读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