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厂商动态 > 正文

前Oculus Story Studio最后的故事:强交互体验动画片首发圣丹斯

2017-12-07 16:16:31来源:

原标题:前Oculus Story Studio最后的故事:强交互体验动画片首发圣丹斯

对于还在坚持制作VR动画片的团队来说,这或许是一个励志和有启发性的故事:前Oculus Story Studio团队坚持完成了他们的最后一部作品《墙里的狼》(Wolves in the Walls)。并且会在2018年1月即将开幕的圣丹斯电影节首映。

被解散的工作室坚持完成了自己的故事

说起Oculus Story Studio,几乎就跟Oculus本身一样,是这次虚拟现实炒作中关于VR内容制作的引领者。OSS试图通过VR动画片的尝试,探索所谓VR叙事的逻辑。该工作室此前出品的一系列作品,不仅因其精湛的动画形象设计、完美的3D场景搭建、奇思妙想的故事而屡获艾美奖、圣丹斯电影节殊荣。尤其是OSS强大的技术背景,使得它在上也有非常瞩目的和。团队成员和艺术家也多来自皮克斯等著名工作室。

随着VR泡沫的消散,去年年底开始Facebook对Oculus开始了从组织结构到产品线的大重组。今年5月正式宣布关闭Oculus Story Studio。然而OSS团队似乎并不接受这样的“结局”。其时,工作室已经开始创建、基于著名作家Neil Gaiman的获奖插画书《墙里的狼》改编的动画片。

大多数团队成员在“被解散”之后决定坚持完成手头上的这部作品。他们依然默默聚在一起继续工作。幸运的是这项工作得到了Oculus的肯定并给予了资金上的扶持。结果就是,《墙里的狼》第一章已经完成,即将在圣丹斯首映,其他两个章节已经在计划之中。

新作品具有更强的互动性

还记得OSS获得艾美奖的动画片小刺猬“Henry”?诚实地说,这其实是一部几乎没有任何交互的作品。完全因为其精美的动画角色设计、以及Oculus Rift头显带来的良好的沉浸感,吸引了彼时绝大多数人之于VR体验的好奇心(事实上现在也是绝大多数人未曾体验过)。而对于所谓VR叙事、情感共鸣而言,可圈可点之处其实真的很寥寥。或者也可以说,“Henry”的曲高和寡除了因为目前的VR装备真的很不适应大众市场之外,没有交互的故事同样对大众不具吸引力。

虽然此后OSS在创作新作品时,几乎全情倾注在增加交互方面,无论是今年1月圣丹斯电影节赢得无数眼泪的“”、还是今年4月纽约翠贝卡首映的新作“”,分别是从情感共鸣和观众控制故事线和节奏方面强调了交互,但观众本身并没有成为故事中的角色与环境和人物直接交流

《墙里的狼》似乎开创了一个OSS在交互上的新突破。据OSS团队:故事中的小主角与观众的互动能力,不仅已经达到了可以对观众的行为做出反应,甚至还能与观众来回传递物体——Oculus的控制器Touch目前已经有很多这方面的尝试了。比如洛杉矶Magnopus视效工作室创建的,以及口碑火爆热映中的皮克斯动画片《》VR体验。

幕后

《墙里的狼》是英格兰犹太裔作家Neil Gaiman发表于2003年的一部儿童插画书。灵感来自作家4岁的女儿。故事中的小女主Lucy在自己家的墙里听到狼的声音,但是直到有一天群狼从墙里跑出来,家人才相信了Lucy所言非虚。

这是一个关于想象力变现的故事,本身就非常适合虚拟现实的媒介特性。在改编成VR版的过程中,观众的身份是一个“Lucy想象中的朋友”,只有Lucy能唤醒这位“想象中的朋友”——通过互动。观众的角色会积极参与剧情。而原著是中没有这部分情节的。通过与Lucy的互动,解决了观众角色在故事中的逻辑存在——只有与Lucy互动才会成为一个真实的角色——无疑,这是一个巧妙解决现实角色与自己在VR故事中替身之间实现转换的设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体现了扎克伯格一直念念不忘的、社交中虚拟替身的理念。

《墙里的狼》由前OSS团队与纽约经营沉浸式剧场的公司Third Rail Projects共同创建。导演是来自梦工厂的Pete Billington,由前皮克斯制作人员Jessica Shamash负责具体制作。执行制片人Saschka Unseld。除了来自上述知名动画工作室的诸位工作人员,OSS还与众多游戏开发者合作,以增强这部作品的互动性。

Saschka Unseld在媒体发布会上坦言,如何将令人信服的情感故事与一个互动的世界和人物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这就是《墙里的狼》想“解锁”的所谓VR叙事。

Jessica Shamash补充说,“‘Henry’之后,我们明白要去创造一个互动性很强的人物,(相对于)被传统媒体的长方形格式中被动束缚的角色而言,故事主角Lucy不仅仅是一个3D角色,她是观众的朋友,观众会很在意她。”

所以,故事工作室的“故事”还有续集吗?

Neil Gaiman的《墙里的狼》是一本在文字和艺术上都有深受好评的作品。曾赢得过2003年《纽约时报》最佳插画童书、英国科幻小说协会短篇小说奖。并被改编为舞台剧在百老汇等剧场上演。

这部VR版第一章完成后,Neil Gaima体验之后也很惊喜:我喜欢VR带来的体验,我的大脑被欺骗了,我把自己的身体给忘记。“一切都让人觉得很简单,就好像我们在看一部首映电影,或者第一次听录制好的音乐,但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有可能是非常不同的。”

好吧,Neil Gaima这个反应只能说并不令人意外——如果他依然还是在用电影来形容的话——难道他不应该是无法找到合适的参照媒体来描述吗?

作为又一个尝试和研究,这部作品还是值得在圣丹斯电影节上冒着寒风排队体验的。事实上,前OSS在圣丹斯电影节发布新作、成为焦点似乎都成了一种惯例。尽管这其实时间并不长。

至于这个前OSS团队还会继续工作下去吗?或者他们改个别的什么名字?这些只能去圣丹斯亲自问问创作团队了。不管怎样,这本身就是一个与虚拟现实本身一样命运多舛的工作室。虚拟现实如果最终要成就自己想象中的市场,要走的路还太远。这其中还能有什么曲折的戏码,谁都不会太吃惊。

我从不认为OSS的任何创作技术和经验是可复制的、有普遍参考价值的。如果说已经解散的OSS、及其新作能给还在坚持VR故事创作的团队最有用的tips的话,那就是:1、要有个不差钱的“亲生老豆”;2、团队的天才们已经脱离了“眼前的苟且”,生活的意义只有诗和远方了。

[IN2原创资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