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动态 > 正文

资管行业,科技向“海”?

2020-05-23 11:15:01来源:

原标题:资管行业,科技向“海”?

新冠大流行导致的全球经济停滞破坏力在逐渐显现。近日,美国上市的主要PE机构披露了2020年一季度财报。基本上总收入、净利润、投资收益等各项指标均为负数。其中,四大PE投资收益合计亏损109.9亿美元(超700亿人民币)。从财报数据来看,这些全世界规模最大的PE们,已陷入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亏损。

而在中国,除了疫情的黑天鹅之外,经济风险加大,人口红利见顶等“灰犀牛”同样是高悬在资本市场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但是正如苏世民所说,黑石的经验表明,尽管资产价值可能会暂时降低,但强大的资产最终会恢复。因此,在这样的寒冬里如何筑底,为之后长久的发展打下基础,是对一个投资机构眼光和担当的终极“大考”。

而在这样的时间点上,诺亚财富董事局主席兼CEO汪静波与歌斐资产董事长兼CEO殷哲联袂出席上海信息消费云峰汇,显然,作为中国头部资管机构的歌斐资产,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一、歌斐的2019:一次成功的“过弯”

要把握未来,必先了解过去,要在2020年前进,必先复盘2019。

对于资产管理市场而言,2019是风高浪急之年,太多前些年高歌猛进的公司被水淹没不知所措,但是却也不乏企业“水下呼吸”,平安到达终点。

2020年5月19日,歌斐资产母公司诺亚控股有限公司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过去一季度,在严苛的内外压力下,诺亚的表现依旧强势,归属于股东的非GAAP净利润2.6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119.6%,一季度达成盈利预期。这样的业绩在行业内也是领先的。

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诺亚逐渐放弃了“非标类固收”产品投放,向标准化产品全面转型,其整体募集量在2020年第一季度达到231.9亿元人民币,环比上升76.1%;其中公募、标债、股票基金等标准化产品同比上升496.3%,环比上升96.9%。扣除非标类固收产品后,总募集量同比上升287.5%,环比上升88.3%。

对诺亚而言,歌斐资产是实现诺亚财富的独特品牌定位——具备资管能力、拥有资产配置优势的财富管理公司。歌斐资产的定位是“专注资产配置,追求绝对回报”。

遵循诺亚集团制定的大方向,从非标转标开始,在资产管理端,截至2020年3月31日,歌斐AUM为1617亿,环比下降5.0%,同比下降5.5%,其主要原因是另类信贷基金是主动退出。剔除信贷类资产的影响后,私募股权、公开市场、房地产、多策略合计AUM略有增长,环比上升0.8%,同比上升7.1%;海外资产管理规模264亿人民币,资产管理规模264.1亿人民币,占集团总AUM16.3%,同比增长6.9%,环比增长6.5%。

歌斐资产的成功证明了“有思路”与“耍聪明”是不同的。服务27万高净值人群的诺亚长期被视为中国“最有思路”的第三方理财,在“旧时代”里押中多轮资产趋势,在卖保险的时候卖信托,在卖信托的时候卖基金,基金成为潮流又布局PE,而待到PE退出难,诺亚又搭建了歌斐资产,转型做起了资产管理,成为了一家“准投行”。

而有些机构却擅长“耍聪明”,靠着许多“盘外招”成为时代的弄潮儿,但是潮水退去便现真章,这也是2019年之后理财产品爆雷频频的原因。

与之相对的,诺亚对“常识”与原则的遵守。诺亚创始人汪静波曾经强调,诺亚“没有资金池和自融,没有刚性兑付,没有期限错配,没有杠杆配资,所有的基金都独立托管”,而这样的原则放在歌斐资产,则是将“长期稳健低波动,追求绝对回报”作为核心投资策略,强调资产组合配置,从而初步实现了“范式转型”,满足了高净值客户对绝对收益的“刚需”产品的需求。

二、金融+科技的“核聚变”

2020年5月17日,随着数字新生代云峰汇的举行,以“数字赋能消费新时代”为主题,为期一个月的上海信息消费节正式开始,本次云峰汇上,bilibili、小红书、携程旅行、趣头条等上海头部新经济企业纷纷出席,而诺亚控股与歌斐资产也不例外,其中汪静波的演讲《后疫情时代,金融机构的数字化重启》引起了强烈反响。

汪静波云峰汇演讲

汪静波在演讲中表示,疫情既让老百姓科学理财意识觉醒,也让客户的理财需求发生改变,特别是客户对科技、在线和资产配置的需求越来越大。直播会议模式的兴起,也让新型的金融消费模式成为可能。尤其“反直觉”的一点是,在大家印象中更依赖线下深度沟通的高净值用户,对于在线理财的需求快速增加。

殷哲则在“聚焦新品牌崛起及投资机会”为主题的圆桌对话中提到,他认为伴随着国家经济的不断发展,会迎来自主品牌的“爆发潮”,而国产品牌正从生产基本刚需用品的公司开始,逐渐向科技化、含金量更高的类型的公司演变,这样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下,孕育着未来的重要投资机会。

汪静波的演讲与殷哲的讨论揭示了一个简单直观的事实,那就是随着经济发展告别以规模增长为核心的“低水平重复建设”之后,以技术发展核心的信息技术逐渐成为了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2007年全球市值前十的公司中只有微软属于互联网企业,其他的基本都是工业类型的大企业,而到了2019年,全球市值前十公司中光互联网企业就占7家,阿里,腾讯入围。歌斐资产私募股权投资合伙人刘亦浩认为,未来五到十年,科技驱动的投资机会将成为一个大趋势。正如上海市经信委金融主任吴金城所说,“上海在线新经济正跑出加速度,呈现出蓬勃兴起之势,必将给经济社会长远发展带来深刻改变。”

新经济不仅增长迅速,而且具有强大的抗压性。4月18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20年一季度GDP初步核算结果,其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同比增长13.2%,成为了哀鸿遍野的统计数据中一抹显眼的亮色。

2020年一季度GDP初步核算数据

除了互联网产业之外,传统产业也因为受到信息化赋能而打开新的想象空间。比如随着此次疫情,生物制药、器械诊断、医疗消费和服务、医疗科技和信息化均成为行业未来持续重点关注布局的细分领域。据了解,歌斐资产私募股权母基金已经完成了系统性布局并且深耕医疗医药基金。

从资管的角度来讲,新技术的进步不仅带来新产业和新消费模式,为经济带来新的发展空间,而且还会创造新的价值链。比如随着人工智能和经济数字化的发展,以及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数据正在成为一种日益重要的资产类型。

而且,科技不仅会造就新产业,也会重塑资管行业。

疫情带给了无数企业办公与营销方式的改变,资管也不例外。比如受全球疫情影响,诺亚全面搭建线上业务,在整个新冠疫情期间,诺亚超过99.5%的客户是全程无接触在线完成全部的交易和服务,这是长期积累线上线下投资者,并教育市场带来优势的结果。

而在营销方面,诺亚自中国春节以来共开设了100多场线上课程和产品路演,单日高峰达8场,联手99位行业大咖、客户企业及被投企业举办了大量优质直播活动。通过诺亚官微、官网等发布近百场直播“干货”,据统计,线上直播累积观看人次超13万,其中通过“诺亚家里蹲”栏目吸引高净值新客近1600位。

除了办公与营销,资管的核心工作也在被金融科技所改变。首先,金融的本质在于“资源的跨行业调配”,但是因为没人能了解所有行业,再加上每个项目都存在信息差,所以投资之前的投研和风控都是一项繁重的工作,要对大量信息进行搜集,接下来还要有很强的数据分析与决策能力,这对“人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所以对于传统的金融机构,人的水平是核心竞争力。

但是随着数字化的推进,企业千头万绪的经营状况和市场趋势可以化为数据,而机构也可以通过人工智能在短时间内处理和提取这些数据,从而改进风控的效率和反应速度,从而将人力从繁重的机械化工作中解放出来。所以,“如何撬动数据的力量与人的才智”正在成为资产管理行业核心价值的重要问题。

因为这样的大趋势,所以在此前业绩报告会上,汪静波已经给出了诺亚财富关于未来发展的答案:在科技赋能下转型,将“共享、在线、职能、连接”运用到了当下的业务场景中,因此疫情并未阻止其发展,相反因为在远程办公、远程交易、智能投顾、研发能力等各条战线上的提前布局,诺亚迎上了新经济的趋势,享受了新商业模式的红利。在“金融科技”领域占据了先机。

机会,总是属于有准备的少数人。

三、当中国资管成为世界资管

英国经济学家史丹莱·杰温斯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北美和俄罗斯的平原是我们的粮田;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放牧着我们的羊群;印度人和中国人替我们种植茶叶,我们的棉田,长期以来都是分布在美国南方,而现在差不多扩展到地球上各个热带地区去了。”

他所描绘的,是19世纪中期的英国的景象,当时,英国的铁路和蒸汽机船遍布四海,让世界第一次联通成一个整体,伦敦也因此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金融中心。

可以说,金融的国际化本身就是科技发展的产物,而中国这一轮“金融+科技”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就是中国资管迅速的国际化。

据统计,截至2019年底,中国资产规模达到110.7万亿,相较2018年增长3%,这样庞大的资产规模催生了同样庞大寻求优质标的和避险的需求,而金融科技的发展一方面大大降低国际化投资的成本,另一方面也会拆除用户海外投资的信息门槛,从而大大加快资管国际化的脚步。

国际化不仅是“走出去”,还有“迎进来”。因为中国在本次疫情中的稳定表现,越来越多国际资金出于避险需求,掀起了“再投资中国”的热潮,而且随着国家正在逐步开放金融市场的管控,以及中国资管行业的逐渐成熟,国外资本寻求合适的有中国市场经验的资管公司来管理和投资自己的在华资产已经是大势所趋。

而在国际化进程中,歌斐资产无疑是其中的先行者。在2012年,诺亚歌斐便在香港设立分公司,并且以香港作为国际化的大后台,2014年歌斐开始做美元FOF,同时开始全球布局,2016年歌斐在美国硅谷设立办公室,投资美国的GP。2018年,歌斐美国房地产投资也开始起步,聚焦美国主流商业地产及出租公寓市场。

歌斐资产不仅在国际化过程中获得了丰厚的回报,组建了成熟的本地团队,而且也因为歌斐资产的努力,让国际市场了解到中国资产管理市场。所以歌斐资产在国内管理行业的地位越发凸显,成为备受投资者信赖的靠谱机构。

无论是金融科技还是新经济产业,中国都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而此次疫情又让各国对各种“云上产业”的需求大幅度加强,形成了一个新经济“出海”的窗口期。这也是为什么上海在五五消费节之后又举办信息消费节,正是为了借此机会进一步加快产品创新产业化和市场化,从而扩张上海的经济影响力,让上海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新经济发展高地。

而新经济出海除了需要企业必须形成一套可复制的产业模式之外,金融方面的支持也不可缺少,因此,金融与新经济的紧密结合可以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聚变效应,不仅讲中国产业推向世界,也为中国资管产业提供广阔的蓝海。

四、结语

美国共同基金之父罗伊纽伯格曾经说过:“时机不能决定所有事情,但时机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无论是信息技术出海,还是金融出海都面临着无数困难,也因此正需要充分抓住疫情这个危机造成的发展机遇,从而做出开创性的工作,正如当初摩西手杖一挥便分开海水,带领以色列人前往了富饶之地迦南。

如今的红海已被分开,中国的新资管能否到达彼岸?

作者:钱皓、米子旭

编辑:安吉拉

来源:搜狐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