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动态 > 正文

河南西华:九岁男童惨死谁之过

2020-09-10 13:36:49来源:南方政法网

日前,本网接到河南省西华县红花镇村在地图中查看民曾俊合反映,称因当地乡村医生韩建英使用禁用药品致其当时九岁半的儿子曾浩展死亡,后在自己维权的过程中,乡医韩建英和西华县卫健部门相关领导上下串通、坑壑一气、欺上瞒下,篡改情况说明,致使其不能正常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能为其死亡的儿子讨回公道。

其在反映中诉称:我叫曾俊合,河南省西华县红花镇红花行政村红花村人,儿子曾浩展生于2010年7月11日,死亡时九岁半。

2020年1月5日晚上8时50分发烧,我把红花镇寇庄村卫生室的乡村医生韩建英接到我家中,韩建英为我儿子曾浩展肌肉注射退烧针,打针后八分钟,儿子曾浩展说:“我死了了”随后陷入昏迷,我把儿子紧急送入西华县人民医院,经县医院治疗无好转,病情恶化。2020年1月6日凌晨4时转入周口市中心医院,8日18时左右,我儿子在周口市中心医院不治身亡。

处理完儿子后事,因当时韩建英是在我家为我儿子注射的针剂,针剂药瓶还在我家,我把药瓶搜集了起来,我发现韩建英为我儿子注射的三种药物为:复方氨林巴比妥液、地塞米松、利巴韦林。后来我找学医的朋友问,这三种药物中的一种即复方氨林巴比妥液为12岁以下儿童禁用药物,医用说明书上也明确标注不得与其他药物混合注射。我们知道情况后就想找韩建英讨个说法,但因当时疫情,我和我妻子李海霞没办法,只有天天在家中痛苦度日。

2020年3月1日,疫情稍微缓解,我和我妻子找到韩建英,但他不承认是因他用药的原因导致我儿子死亡。

2020年3月2日,我们找到西华县卫健委,卫健委信访科科长张毛洁接待我们夫妻,后卫健委副主任梁志国也过问了我们的事情,张毛洁及其同事为我们做了笔录。第二天,卫健委医政科科长郑光辉通知了韩建英及红花镇卫生院院长王海涛、陈参军到卫健委医政科说明情况,韩建英书写了情况说明。后来卫健委副主任梁志国一直告诉我们不要往上面反映,他让工作人员为我们调解,韩建英一开始愿意赔偿8万,后变5万,后变1万,最后又说赔偿3千,再后来不承认和他有关系,拒绝赔偿,卫健委看调解不成了,告诉我们走司法程序。在这个时候,我们夫妻还是相信县卫健委,决定走司法程序,为儿子讨回公道。

2020年7月23日,去西华县人民法院起诉前,委托两位律师到县卫健委调取卫健委处理我们这起医疗纠纷的笔录,主要要求调取韩建英书写的情况说明,因为在情况说明中韩建英承认了给我儿子注射针剂的时间和药品名称。两位律师和他们说了很长时间,但当时信访科的张毛洁及副主任梁志国他们说要请示领导,后又以不知道法律规定等为借口不同意调取。

但是梁志国和张毛洁让我看了韩建英写的情况说明,我当时看的时候因为心里想着就是看韩建英是不是写的这几种药,所以我特别注意了情况说明中的药品名称,即复方氨林巴比妥液、地塞米松、利巴韦林,确认和我们家存放的药瓶上的名称是一致的。但不让我复印、拍照,并承诺说绝对不会改动情况说明,让我们起诉到法院,申请法院调取。出于对卫健委的信任,我和律师商量就先起诉,然后申请法院调取吧。

反映人另告诉本网,如果当时看到情况说明中的药品名称和注射到我儿子身上的药剂不一致,我立马就会提出异议。也正是因为当时没有复印和拍照,同时更是出于对卫健委及相关领导的信任,才给他们上下串通以可乘之机。 然而2020年8月10日上午,法院通知我们去质证,说是调取了韩建英的情况说明及相关材料,我到法院一看,法院调取的情况说明和我在卫健委看到的情况说明完全不一样,最重要是药品名称换了,即复方氨林巴比妥液换成了复方氨基比林,我当时就懵了,卫健委的领导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我们这个纠纷经卫健委几位领导处理,韩建英的情况说明向医政科郑光辉科长写的,由医政科交到信访科科长张毛洁处存档的,并经梁志国主任看过并确认的,也让我确认过,但他们却在拒绝我申请调取后,申请法院调取前更换了情况说明,这太让人不敢相信、不能接受了。

对于上述违规篡改药品名称的问题,在反映人向省级信访局反映后,西华县卫健委通知反映人到卫健委签字时,通过反映人向本网提供的和卫健委信访科科长张毛杰的录音内容,佐证了篡改药品名称的事实,至少张毛杰科长没有提出异议,而是默认。

反映人同时向本网诉称,无论是12岁以下儿童禁用复方氨林巴比妥液,还是复方氨基比林,的按照《乡村医生从业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及《河南省乡村医生基本用药目录》中,该两种药物亦都不在目录中。对此河南箕城律师事务所一名律师认为,无论是复方氨林巴比妥液,还是复方氨基比林,作为一名乡村医生使用上述两种药物都是违规的,并应承担法律责任。 对于曾俊合反映的乡医韩建英和西华县卫健部门相关领导上下串通、篡改情况说明中药品名称是否属实?以及作为一名村医是否超范围使用了基本用药以外的药品?

针对上述问题,9月8日,本网首先联系了村医韩建英。韩医生称没有和卫健委串通,都是正常用药,况且复方氨林巴比妥液是违禁药品,根本就进不来,用的都是复方氨基比林。对于本网提出的作为一名村医,给患者使用村医基本用药目录以外的复方氨基比林问题,韩医生并未正面回答,只说我们这的诊所用的都是复方氨基比林。

随后,本网电话联系了西华县卫健委副主任梁志国。梁副主任强调说,作为公职人员,我们和村医不认识、不可能串通,也根本不可能做这样的事,都是反映人胡说的,而且经得起任何部门的调查和鉴定。

对于村医是否超范围使用了基本用药目录以外药品的问题,梁主任坦言,这不是他分管的业务范围,也不是他权限范围内的事,不能随便解释,可以让医政股给你解释。随后,本网拨打了医政股郑股长的电话,但无人接听。

来源:河南西华:九岁男童惨死谁之过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