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 > 正文

济宁东方文博城 省重点项目为何成了“捆绑枷锁”

2019-08-27 20:29:15来源:新生活网

8月24日,山东济宁高新区东方文博城—东方之秀D区水上娱乐项目发生了一起漏电死人事故,4名游客2人轻伤1人重伤1人死亡。济宁市是一座拥有几千年文明史的城市、它既是中华人文始祖轩辕黄帝的诞生地,也是孔子、孟子等五大圣人的故乡。济宁的曲阜和耶路撒冷、麦加一样,被人们并尊为世界三大圣城。 济宁既是东方文化圣城,同样也产生过梁山好汉。事故发生后,有内部人员向记者透露,该事故的发生是必然的。东方文博城的存在,抹黑了济宁的城市形象。

图片说明:济宁东方文博城里的烂尾楼,从现场看,东方之秀压根就不具备运营条件。

“大项目”文博城

7月22日,记者在山东济宁见到江苏永春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盐城分公司项目经理顾星、郑胜旺等人时已是晚上9点,和顾星等人一同等候记者的还有南京吉来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临沂分公司经理刘顺有等人。

“我们是通过济宁市组织部的一个人介绍过来干活的。当时合同约定,工程量达到3000万元时,是一个付款节点。我们到现场一看,这么大的项目,可以,签了合同,购买材料,垫资施工,就进场就干了,结果从此就陷进去了。”顾星苦笑着告诉记者。

济宁东方文博城位于济宁市高新区海川路和孟子大道交汇处,由济宁本土企业东方文博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投资兴建。

东方文博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东主要是山东富邦盛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作华,主要成员包括张卓民、张锋兄弟三人和郭克明、黄祥平以及王云华等人。

2011年11月,号称投资85亿元的东方文博城被列为山东省重点建设项目和省重点文化产业项目在北京推介签约。彼时,山东省对该项目寄予了极高的厚望。

宣传资料显示,东方文博城项目建设用地1815亩,总建筑面积150万平方米,建设期8年,分三期完成。是一项以儒家文化和运河文化为主题,集各项功能于一体的大型文化旅游综合项目。甚至将成为山东省区域性文化中心的重要支点,对于加快济宁经济战略转型、优化三次产业结构、提升济宁城市品位形象,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项目负责人王云华女士许诺:“建成后将成为省内乃至国内最具文化魅力的特色地标城,预计每年吸引游客近千万人次,创造产值300至500亿元,吸收就业10万人。”

一个既不消耗资源又不污染环境且如此高大上的文旅项目,不光是经济基础相对薄弱的济宁市,即便放在全国任何一个城市,都会让人垂涎三尺趋之若鹜。

为使这一项目顺利落成,济宁市委、市政府对该项目高度重视大力支持。项目被纳入《中共济宁市委关于认真贯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加快建设文化强市的决定》,该决定要“努力把东方文博城打造成集文化演艺、文化会展、文化创意、文化产品交易、文化学术交流、休闲度假、餐饮服务为一体的独具文化魅力的特色地标城,并以其为龙头带动形成一批特色鲜明的文化产业聚集区,走出一条特色化、集群化发展的路子。”济宁市多次召开东方文博城专题推进协调会议,时任济宁市委副书记、市长梅永红先后5次到该项目驻地召开现场办公会,2011年11月3日,梅永红甚至在调度会议中表示“举全市之力建设东方文博城”。

在济宁市,天时地利人和,东方文博城全部具备。

皇帝的新装

从省到市,虽然各级领导都对东方文博城寄予了殷切期望,对保障项目进行“举全市之力”支持,但是,在济宁市坊间,群众对该项目却另有看法。

就在2011年11月3日梅永红市长主持召开东方文博城筹建调度会新闻发布后,就有网民“济宁在野党”表示:“吸引游客近千万人次,创造产值300至500亿元,吸纳就业万余人,有人信吗???”

网民“hsjhwl”表示:“太不靠谱了!”

网民“逍遥神虎”认为:“据说投资方是山东富邦房地产公司,如果没有特殊背景,那就太不靠谱了,可能就是一骗子!”

因为富邦地产此前在高新区开发的“富邦金融中心”后改名为“万象和”的房地产成了济宁市最大的烂尾项目,所以网民“北城小哥”留言:“背景很深,不管什么背景,把‘万象和’先建好再说吧!”

即便到了2012年2月29日东方文博城开工奠基之后,当地群众仍然认为该项目是骗子。网民“nb146”质疑:“有几个项目是真的?”

群众有时被认为“不明真相”,但同样也被认为“眼睛是雪亮的”。民间声音尽管嘈杂,但仍然羸弱,且早已被喧嚣的假象掩盖。

“介绍人又是市里的当官的,早先我也认为这是个好项目,最后才弄明白,这个项目就是个‘皇帝的新装’。我们所有垫资建设的单位都是韭菜,割完了这一茬,撵走,然后他们继续忽悠下一茬,再割。不行就打。这是个典型的骗子加黑社会集团。”顾星说。

和顾星的观点相同,上海传连建筑有限公司的庞现龙也表示,此前,他也被东方文博城美好的假象迷惑了,前赴后继,虽然他已醒悟离开了,但现在的“韭菜”们,虽被提醒但仍痴迷不悟等着被收割。

图片说明:时任济宁市副书记、市长梅永红在东方文博城老板张卓民等人陪同下视察,梅永红曾表示要“举全市之力建设东方文博城”。

大项目变“大坑”

在东方文博城项目上,不算前期土建主体施工单位,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销售娱乐设备的柴占军、赵亚科,泰安安装音响的张猛,做木屋的秦连峰,做装潢的唐凤华以及销售大型过山车和摩天轮等特种设备的河北中冶冶金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等都参与了项目建设……

“原来许诺的很好,有项目,你们来干吧,到一定工程量就结算。结果不到节点,他们就以种种理由把我们撵走,绝大部分工程没有现场签证,所有没用完的材料都不准运走,否则就打!安徽的刘浩就被工地负责人郑学本打过,报警没用。”求助人刘顺友说。

多名求助人表示,东方文博城实际拖欠顾星3375万元,刘顺友1290万元、庞现龙580万元、赵亚科的174万元、张猛150万元……仅他们知道的就至少欠了1.5个亿之多。

顾星说,为了让他们继续干活,文博城以每平方28600元的“天价”,将项目上的部分半拉子房子抵押给了他们:“拿他们的框架房做抵押,让从我们公司本部拿钱替他们给工人发工资。房管局说无法变现。其实,我要抵押房子的目的是为了证明我在这个项目上干了活。因为他们不给做工程量签证,如果没有这个‘旁证’,我都无法证明在这里干过活。”

而刘顺友则向郑学本苦苦哀求,拿到了300万元没有担保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庞现龙和张猛等人则是分文没见。

河南的赵亚科说,他们本来是以提供旋转木马、海盗船、恐怖城等游乐设备的方式和甲方合作,卖票分成,但是后来甲方将票款据为己有,合作不成,拆又不让拆,最后只得以原价将设备卖给了文博城,但是文博城是既不签协议也不打欠条,将设备霸占后,又将他们赶了出去,分文没给。现在他们连去文博城讨要设备款都不敢去了。

7月22日晚上10点,采访中,求助人顾星告诉记者,为了讨薪,曾经挨过郑学本殴打的安徽籍的小工头刘浩正在摩天轮上要自杀。

记者闻讯仅带着手机赶到了现场。刘浩在东方文博城—东方之秀园内几十米高的摩天轮上嘶哑着嗓子哭诉,他带人干了157万的活,结果甲方只给算了31万,使他血本无归还要倒贴钱。讨薪挨打报警,没有结论。跟他干活的工人为了给患癌症的父亲治病把他起诉了,法院把他列为了失信人员,而他自己的老父亲也在癌症住院。无法面对父老,所以走了极端。

营救现场,济宁市高新区公安分局一位杨姓副局长将正在通话的手机递了过来,要求记者帮忙规劝。期间,记者两次和刘浩通话,希望他冷静下来商谈,不要激动犯傻。

三暑天,从下午3点熬到夜里12点,滴水未进,刘浩在摩天轮上呆了9个小时,也仅拿到了11万元,次日,还被拘留了7天,而东方文博城答应给的31万也没了下文。

图片说明:刘浩在7月22日攀爬讨薪的摩天轮已被清理干净。

图片说明:8月24日,摩天轮下面的水池发生漏电致人伤亡事故。内部人士透露,该项目多处设施均为临时用电,没有安全措施,亦未经检测验收。

一网打尽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东方文博城因为欠债太多,先后被众多法院查封、冻结和拍卖,因为欠薪太多,也屡被施工单位投诉,屡被媒体曝光。

采访中,一位求助人说,东方文博城是上坑省市领导,下坑百姓,中间坑金融机构。也许是“皮糙肉厚,虱子多了不痒样”,他们牢牢地捆绑住了各方面关系,而且省市领导也都成了他们的“背锅侠”。

2013年7月10日,东方文博城母公司富邦盛世公司从四川信托公司借款3亿逾期未还被起诉。2014年1月13日,东方文博城向建行济宁市任城支行银团贷款5亿元,在先后5笔发放贷款1.31亿元后,东方文博城未依约偿还本息,建行停止向其继续放贷,并将债权转让给了华融资产山东省分公司。

两起案件经四川省高院和最高院、山东省高院判决,富邦盛世公司和东方文博城公司均败诉。富邦盛世地产公司、东方文博城公司、胡克春、张作华、黄祥平、张卓民、王慧芳、孙丽、张锋等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偿还原告四川信托公司本息3.5亿余元,偿还原告华融资产山东省分公司本息1.36亿余元。

此后,多家法院轮候查封、冻结了富邦盛世地产和东方文博城的多处房产、土地使用权和银行账户,并同时向被执行人发出限制高消费令,将被执行人列入了失信黑名单。至今,所有案件均未能执行,或无法执行。

在四川省资阳中院的执行裁定书上,记者看到,因富邦盛世地产和东方文博城的房产无法执行,拍卖流拍,企业账户上也没有钱,所以法院希望将被执行人破产清算,但是申请执行人四川信托却不同意。因为被执行人欠债实在太多,一旦破产清算,他们就更要不到钱了,最后法院只能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等被执行人什么时候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了再恢复执行。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鲁民终2017号民事判决书显示,庭审中,东方文博城的辩解理由是“由于东方文博城项目为山东省重点工程,济宁市主要领导亲自指导工程建设,包括协调融资事项。”

省市领导的支持竟然变成了东方文博城欠债不还的理由,着实让人啼笑皆非。不知是否受此牵连,2015年9月9日,曾力主“举全市之力建设东方文博城”的济宁市委副书记、市长梅永红弃官下海,担任华大基因华大农业董事长去了,此后又跳槽到了碧桂园。

图片说明:法院公告显示,济宁东方文博城连同其母公司早已被多家法院轮候查封拍卖。

到现场如入虎穴

从2011年运作至今,时过8年,济宁东方文博城到底怎么样了呢?

7月23日,自认为和甲方关系良好,刘顺友陪同记者前往东方文博城—东方之秀园区内的项目办公室采访,了解项目的真实情况。

大楼门前停放着黑白两辆悬挂着鲁A牌照加长林肯轿车,刘顺友说,文博城里几乎所有的车辆都是省城牌照,济宁的车牌他们根本看不上。

也许是上午太热的缘故,整个园区除了工作人员之外,没有一个游客,高音喇叭不停播放着东方之秀游乐园的广告和音乐,旋转木马空转了几圈又停了下来。头天晚上刘浩攀爬的摩天轮上面的讨薪条幅也早已被人清理。整个园区包括建筑粗制滥造,异常简陋。

在大楼的一层,有几个人坐在藤椅上聊天,刘顺友异常警觉地催促记者快走:“别拍、别拍!别被看见了,那个光头是老板张卓民,如果被他们发现,就走不了了,可能会挨揍!”

记者认为刘顺友小题大做,眼下全国正在扫黑除恶,光天化日,记者仅仅是了解情况,难道他们还能打人不成?

面对记者的来访,工程负责人郑学本是火冒三丈,对所有问题全部否认,“顾星是个中间商,是个骗子,他用江苏永春公司的名义从我们这里揽活,他自己不干,然后发包给外人,从中提成。没干到约定工程量他就要结算,现在撂挑子不干了,耽误了我们工期!”

对于刘浩爬上摩天轮讨薪的问题,郑学本又说:“刘浩是挂靠别人公司干活的,我们和他说不上话!他哪里干了157万的活了,满打满算才31万!”

对于给了刘顺友300万元无担保电子承兑汇票能否兑现的问题,郑学本信誓旦旦地说:“怎么不能兑现?到时候就兑现了!”

采访中,郑学本拉着记者到现场看了一遍:“顾星和刘顺友等人干的活全部不合格,耽误了使用,我们正准备向法院起诉他们!此前抵押给顾星的房产,他得老老实实给我交回来!我警告你,这是省重点项目,你要是敢报道,跑到哪里我们也能找到你一家子!”

求助人惨遭殴打 记者被围攻

采访中,虽然郑学本恐吓着记者,但在采访结束时,却又拉着记者的手热情地表示:“事情都说清楚了,你也理解了。今晚来不及,以后你来了济宁,记着济宁还有个好朋友,到时候请你喝酒!”

记者乘车准备离去,刚刚启动,就被带着一群保安迎面赶来的东方文博城老板张卓民和王云华拦住。

不容分辩,张卓民是咬牙切齿破口大骂,冲着刘顺友的头上身上抡起了拳头:“你胆子不小,还敢把记者领来了?还来采访?!嗯?!……”

刘顺友一边绕着车辆躲闪一边求饶“张总张总,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记者试图阻拦,但是已经无能为力了。

看着老板亲自动了手,闻声过来的郑学本也带领其他人员上了场,很快,只敢招架不敢还手的刘顺友被打得痛苦地捂着肚子坐下不动了!

在张卓民等人追打刘顺友的同时,另一边,王云华则招呼其他保安抢夺记者的手机和文件包:“记者?你们到当地政府报到了?!假的!这个人冒充人民日报的记者诈骗!”

记者告诉王云华已经前往济宁市高新区委宣传部进行过报备,并且一再表明自己是其他媒体,压根就不是也从未说过自己是人民日报的记者。

“宣传部?宣传部算个什么东西?他们狗屁不是!把你的身份证、记者证给我!”王云华一边抢夺手机,一边咆哮。

情况既已如此,再给这位女士记者证查验已无必要了,因为一旦给了,她很可能连看都不看就直接撕烂,然后继续污蔑记者是假的。记者拨打110报警。

“110有个屁用!在济宁,警察都得乖乖听我的!”王云华是边抢手机阻止报警边谩骂。

而就在此时,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就是他,昨晚在现场指挥刘浩爬摩天轮,今天又冒充人民日报记者采访!别让他跑了!”王云华一边咆哮,一边向记者的脸上抓来。

记者是边躲闪边报警。另一名园区的保安也开始吆喝:“这个人昨晚在现场偷走了咱们10万块钱!就是用他手里的这个包装走的!昨晚他还勾搭着一个女的!他的相好的!”

记者感到既荒唐可气又好笑。记者昨晚应公安局领导的要求好心好意帮他们劝导刘浩,明明是空着手,怎么还拿走了他们10万块钱呢,而且还就是用手里的文件包装走的。这个包就算拆开了,也装不下10块钱现金呀!更何况,昨晚在现场的,除了王云华,仅有的另一女性是指挥处理此事的高新区委的领导,济宁东方文博园栽赃诬陷咋也不靠谱呢?

见记者不屑与他们辩解,张卓民和王云华以及郑学本气冲冲地离去。临走,郑学本安排一个保安队长,“看好了,别让他们跑了!”

“过来几个人,把他们给我关到地下室去!”保安队长命令另外几个园区保安。

庆幸,记者没被他们关进地下室,而是被前来出警的110民警带到了派出所方才脱身。

东方文博城 “绑架”成功

“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文博城真给济宁丢人,如果孔子能回来的话,不扇他们脸、不掐死他们才怪。扫黑除恶早该扫这里了!”采访中,求助人赵亚科等人不止一遍地表示。

多名求助人告诉记者,他们干的活都未验收,园区绝大部分是临时用电,存在巨大安全隐患。张猛告诉记者,去年总控室就发生了一次险情,当时他就在现场,“电源短路爆炸非常恐怖,像打雷一样,轰的一声,一个大火球,然后整个园区是一片漆黑。水上娱乐项目,室外临时用电的接头就是一般的胶布粘上的。大型过山车和摩天轮也都是他们自己找人安装调试的,不知为什么,河北中冶厂家没给他们安装调试。压根就不具备营业的条件,这样冒险开业,太可怕了!拿着游客生命不当回事。郑学本的口头禅就是‘先干起来’。”

张猛还告诉记者,他给文博城提供了大批音响设备,为保障两次演出活动还租赁了设备,共150万元既没给钱也没签订合同,但是郑学本却狮子大开口,向他索要30万元的好处费,张猛苦苦哀求,最后又降到了20万元,因无钱贿赂,合同至今未签。

“作为承包方来要钱,他说顾星是骗子,是中间商,不给;刘浩来要,他又说刘浩是挂靠别人的干活,没资格;到了这里,不管谁来,就是一句话,不给!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郑学本还在忽悠我继续干,继续垫资买材料。最终他们会有一万个理由赖账。”刘顺友说。

采访中,一位已经向法院起诉了东方文博城的求助人表示,24日的漏电死人事故,这还仅仅是个开始。目前,东方文博城已经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捆绑枷锁”,谁和它有关系,它就捆绑谁。济宁市政府已被他们成功“捆绑”了。他们不仅捆绑了政府,捆绑了银行,捆绑了施工单位和工人,而且还坑害了百姓,连法院都拿他们没办法,最后抹黑了城市,制造了矛盾,埋下了隐患。

文章来源:http://www.shxb.net/news/guonei/2019/0827/35779.html

 

相关阅读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