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 > 深度阅读 > 正文

刘强东痛斥京东高管:人浮于事 拉帮结派

2019-03-04 10:34:15来源:36氪

多位京东中层及高层员工认为,2019年将成为京东近年来,组织架构调整最为剧烈的一年。

近期,京东集团CHO(人力资源总监)隆雨调任,不再分管人力,但仍负责原来的集团法务,以及新增负责京东在东南亚等国际区域的部分工作。接任者为一位80后、京东第2届管理培训生,京东有任用管培生的传统,比如现京东法人代表张雱也出自管培生体系。早期,管培生虽然身处业务线,但可以直接给刘强东写邮件。

一位京东公司人士向36氪记者说:“Rain(隆雨)调任源自高管团队轮岗计划,旨在推动组织变革,这也是Rain的主动选择。”隆雨曾任UT斯达康的高级副总裁、全球首席法律总顾问及首席合规官,后任京东首席人力资源官及首席法律总顾问。同时隆雨还在京东集团投资决策委员会中,另外5名委员为京东商城CEO徐雷、京东集团CFO黄宣德、京东物流CEO王振辉、京东数科CEO陈生强、京东集团首席战略官廖建文。

“这是刘强东的又一次‘回归’。”一位参与京东内部会的高管向36氪记者说,CHO隆雨调任、接任者是一位年轻管培生,这些新变动在京东内部,被认为是公司2019年即将发生的组织架构大调整的序幕。

刘强东的上一次回归是在2016年7月,彼时的标志性事件是商城CEO沈皓瑜、集团市场副总裁熊青云调任,刘强东开始重新执掌业务一线,商城的10位主要高管、集团总共18位高管直接向刘强东汇报。

徐雷、王振辉等高管“临危受命”,分别担起营销和物流的重任。如今此二人均被重用,徐雷任商城CEO,三大事业群SVP直接向徐雷汇报,他在京东内部主推中台策略,由于建设中台需要触及多方利益,刘强东近期在内部会上发话:“谁不服徐雷,就是不服我”;王振辉则任独立子公司京东物流CEO。

当时的压力主要来自于阿里的竞争,如今除了阿里外,拼多多的崛起不可忽视,以及宏观环境下行也是新阻力。

不过,与上一次回归不同的地方在于,刘强东此次“回归”,更重要的目标是组织变革。“老刘已经深刻意识到随着京东体量变大,组织的问题成为了最大的阻力。”上述京东高管说,例如刘强东在内部会痛斥的“人浮于事”,就说明他意识到公司里有些岗位是不必要的,造成了组织的臃肿;“拉帮结派”则是痛斥跨部门推动业务的难度,已经影响了公司业务的增长,这也是大公司的常见病。

在资本市场投资者眼中,与多数互联网公司一样,京东一直存在管理上的问题,但多年的高速增长掩盖了这些问题,早期创业价值观被稀释,并且缺乏有效的组织约束力是市场最担心的事情。

如今刘强东的再次“回归”,就是要在2019年给组织“做手术”。如同全球啤酒业资本巨头巴西私募基金3G Capital的做法一样,当他们收购了几家欧洲啤酒厂后,发现很多欧洲员工已经进入养老状态,3G Capital削减了固定薪酬,变成绩效制,并且淘汰那些不愿意做出改变的员工。上个月,京东也宣布要末位淘汰10%的高管。

不过,刘强东依然认为京东不可能永远依靠人治,因为这已经是一家接近18万人的公司,应该建立一套能够自我发展的组织架构,并且不断培养出有战略思考和自主决策能力的高管,这是他本次组织架构调整的核心目标。

(来源:36氪 刘一鸣)

相关阅读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