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 > 正文

总编声音:通信产业,中国改革开放与自主创新范例

2018-07-30 11:08:29来源:

来源: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是最早改革开放的领域之一。当全球信息社会还在萌芽之时,中国需要基本的电话网络覆盖。“要想富,先修路”,没有基本的电话通信线路,中国很难实现更大的发展与开放。开放市场如同巨大的磁石,吸引着全球最优秀的通信厂商。中国市场一时成为全球通信巨头的乐园。

中国高起点的规划、全程全网的布局和全球范围的开放采购,迅速实现了中国公用通信网的覆盖。也正是全球顶级通信巨头的广泛参与,中国通信网快速实现了“模转数”的变迁。与此同时,国际通信企业在中国获得了巨大的发展与收益。由于缺乏本土竞争,当时最缺钱的中国通信运营机构以国际市场价格采购通信设备,让国际通信巨头赚得可谓“盆满钵满”。那时候,国际通信巨头的在华机构,都是当时福利最好的雇主单位。朗讯的5ESS、西门子的EWSD等交换机,曾经“一线难求”。即使是在2000年前后全球网络泡沫破灭之际,中国市场有力地支撑了全球通信巨头的业绩,缓解了众多国际厂商“资本市场之难”。但即使如此,中国这个最好的客户,也没有获得更公平的“国际待遇”,较长时间受到“巴统”限制、技术隐蔽的对待。

长期以来,国际通信企业在获得中国市场利润的同时,也巨大获益于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中国廉价的劳动力,优惠的土地开发和税收成本,高素质但“物美价廉”的研发人才,为国际企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能量和参与全球竞争的支撑。几乎所有的国际通信巨头,都在中国投资设厂,以较低的成本获得高质量的产品供应全球。在解决中国劳动力的同时,也把生产制造的“副产品”留在中国土地。中国众多的高校、具有很强研发能力的技术人才,以及遍布的研发中心,有效支撑国际通信企业的全球技术创新。中国遍布城乡的通信网络、多运营商多制式的网络建设,也为全球产品提供了巨大的试验开发场景。贝尔、朗讯、阿尔卡特、西门子通信、诺基亚通信,这些已经陨落但曾经耀眼的通信明星,在破产保护、多重并购之后,始终没有放弃“中国”这个标签,终归于“上海诺基亚贝尔”,这是中国通信市场开放合作的缩影,也是中国通信巨大红利的例证。现在,上海诺基亚贝尔,是中国央企一员,也是全球通信产业的活跃成员。

与此同时,在中国通信敞开胸怀全球大开放的进程中,伴随中国通信网络的进步、升级,中国本土通信产业高起点快速崛起。得益于中外合作,得益于自主创新,得益于市场开放,得益于公平竞争,中国本土通信产业从一开始,就在国际视野下,在中国市场与国际高手同台竞技,栉风沐雨、砥砺歌行,塑造成长了一批以华为、中兴、烽火、长飞、亨通、OPPO、紫光等为代表的中国本土的国际产业力量,也形成了一大批隐形产业冠军和产业群聚。在全球通信大生态、大分工中,中国产业已经成为全球有影响的力量之一。在全球通信的标准制定、未来网络的架构设计,中国产业都是活跃力量。特别是在应用集成创新领域,中国产业已经成为全球领先者,在一些领域甚至步入“无人区”。

当前,中兴事件初步划上句号。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审视,中兴事件的结果,不应是回到“闭关锁业(行业)”,也不是通信产业“一无是处”的论断。中兴事件的最大警醒,就是要更加坚定不移地对外开放,更加坚定不移地自主创新。对外开放,就要全面的理解生态规则、遵守契约、保护知识产权、对等互利,既不媚外也不排外。自主创新,就要丢弃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有决心有恒心有重心,在关键基础领域实现突破,不断在产业生态中提高话语权提升驾驭力,提升基础能力、价值能力。

更全面改革开放,更坚定自主创新,对现有通信产业主导企业提出更高要求。一方面,既要自觉融入全球大生态、大分工,尊重契约,合规守则,避免被生态出局;一方面,不仅自身要大力基础创新、应用创新、集成创新,更要引导、支持产业链、供应商自主创新,自觉大力采用、试用国产创新产品,构建自主创新的产业“创客大空间”。这是在自主创新上用户单位、第三棒企业必须发挥的应有企业作为和产业担当。所谓“产业报国”,这是应有之义。

在自主创新上关键突破,在产业生态上谋篇布局,从来不会一蹴而就,而须久久为功。在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当口,思考过去判断未来,我们更应有理由相信,开放的中国通信,是全球产业活力源泉;与全球通信共舞,是中国产业的创新必然。在未来全球通信的大生态中,砥砺创新的中国产业必将扮演更大角色。

相关阅读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
推荐阅读